靜默之狼

關於部落格
  • 78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午後曳航

其實裡面的龍二和阿登,兩個角色待有些對立色彩的兩個角色,都有一些三島由紀夫的性格投射在裡面。
龍二本來懷著榮譽,對陸地的厭惡,對海洋的想像,而投入了海洋,相信在那海洋黑暗的地平線,暴風雨的粹煉,會有與眾不同的命運,而不是一般沒有執著的人所能做到的,他相信美好後必定就是死亡,或許應該說美好是短暫,唯有死亡才能維持「美」。

龍二,厭惡陸地,源於他的家庭背景,一些苦難。海洋,不也是一種逃避,逃避了人群,逃避了這個正常人的世界?美感?我感覺到是某種浪漫的想像。
海洋,是很有魅力的,他深不可測,時而平靜,時而兇暴,是無法掌握,而且浩瀚海洋,遙遠的遠方,是代表著一種未知,未知是很吸引人的,也代表了男人的勇氣,和一種雄性生物的穴居性和孤獨性(心理學)。裡面的龍二,有厚實的胸膛,結實的肌肉,不愛與別的船員「拍肩膀」,喜孤獨,帶有一些壓抑,裡面塑造成為男人中的男人,不就是三島對於所謂男人氣概的執著?不就有他自己些許性格在裡面?

當龍二,發現枯躁無味的航海生活,似乎已經嘗盡了,又遇到阿登的母親,在阿登的母親的溫柔鄉裡,結束了孤獨漂泊的水手生涯,似乎發現「夢想的生活」是為夢想存在,並不是為「生活」存在的事實,而變成一個平凡的陸地人。

一般來說,海洋和男人的故事很多,但是這個故事還有另一個故事架構,就是阿登和他的首領的那一群13歲的小孩子。

阿登在房間發現了洞,開始了偷窺母親和龍二交歡的場景,開始欣賞了這天下的美景,表達初三島對於肉體上的美感……..對於肉體的貪戀的描述
這是阿登生平第一次這麼清楚地端詳女人的身體。

  她的雙肩宛如一道海岸線,分左右悄然地滑下,頸部與肩膀又點曬黑,從胸口開始則呈現凝脂般的雪白潤澤,有如一片純淨的處女地。乳房在平緩的胸前異軍突起。當她用雙手輕輕搓揉時葡萄般的乳頭便如花朵般綻放。——三島由紀夫,《午後的曳航》,

——「那對乳房如果被我捏在手中……」龍二暗想,「感覺到它在出汗以及它的重量,會是怎樣的滋味?我一定會對她的肉體產生不可逃避的責任感。因為,它已經屬於我,它的甜美會逼得我不得不撫弄它,安慰它。她在身邊令我幸福得要發狂。就像風起葉落一般,我戰慄也會傳遞給她,令她瘋狂。」
龍二想純粹不帶感情的欣賞眼前這塊肉體

阿登起初對於龍二很崇拜,可是當他變成平凡人的時候,阿登對其的厭惡,使他夥同同伴,試圖殺害龍二。龍二毀了他的夢,他美好的夢,而世俗化的龍二和母親,母親試圖要給予阿登完善的家庭、龍二嘗試做一個好父親………阿登感覺一切就像演戲一般,想讓阿登被教育被成長,被放置在這個框架下面,引起了阿登的反擊,或者是佛洛伊德所說的「弒父」,對其母親被掠奪,感到敵意?

阿登和這群同伴,似乎是在秩序下的亡靈一般,對於其成人的世界的虛偽和忽視產生反擊,並用誇大的殘忍、狡猾來放大這些小孩心中的秘密花園,只不過這些小孩的個性過份單薄,「首領」這個天才兒童更有神化的感覺,或許是三島刻意營造出來的對立陣營,來用這些小孩來表達對燦爛的夢,和理想化的美感。

裡面的阿登又有三島的投射,或者是說阿登似乎是具有和龍二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在三島筆下「美」與「死」與「生」似乎帶有些許的衝突,龍二在海上的時候,似乎還帶有「美」,當他屈就於現實而世俗化時,似乎已「死」了,至少在阿登的眼中是如此,所以阿登想把殺害。這層「美」「死」「生」之間的矛盾,似乎隱隱約約跟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追求悲壯而美麗的結束有些許關聯,至少三島沒有從這層關係跳脫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